您的位置 : 首页 > 建言献策 > 更新理念 健全新常态下企业市场退出机制

更新理念 健全新常态下企业市场退出机制

时间:2016-01-12   

更新理念  健全新常态下企业市场退出机制

社会法制组

2015年12月中下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此前不久,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提出要全面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如何落实上述会议精神?我们认为,经济新常态下,要更新理念,着力健全企业退出市场的常态化机制。

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有生也有灭,这是个毋庸讳言的事实。但是,我们发现,我市一些企业长期歇业,资产、厂房闲置,无人问津,浪费了大量的资源,要素得不到释放。还有一些企业,严重资不抵债,不少企业负责人甚至个别乡镇政府要面子,协同企业苦苦支撑,结果债务越背越重,企业对内对外矛盾越积越多。其实,一项规范企业退出市场的破产法律制度,就能够妥善地解决这些问题,既能最大限度地保护职工权益,维护社会稳定,还能使债务公平受偿,也可以盘活资源,为企业重整提供法律上的保障。所以经济新常态下,我们要更新理念,不要一提破产,就觉得没面子,与其苦撑,不如一破了之,进而腾笼换鸟。更重要的是破产过程中的重整程序还可以让一些濒临绝境的企业凤凰涅,浴火重生。

一、破产及其重整制度的概念

破产是指当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时,通过一定的法律程序将债务人的全部财产供债权人公平受偿,从而使债务人免除不能清偿的其他债务。法律意义上的破产程序包括破产清算、破产重整及和解,三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换。

二、国内外企业破产的历史及现状

经济发达国家,人们对企业破产有一个从排斥到逐步接受的过程。以美国为例,在20 世纪60年代,总共有715件破产重整案件起诉到法院,即平均每年只有70多件;但在20 世纪70年代,起诉到法院的破产重整案件数量翻了一番,有1422 件;在20世纪80年代,这一数据翻了两番,有6378件;20世纪90年代,这一数据又翻了两番半,达到20783件;到了21世纪,这一数据几乎再次翻番,达51380件。

我国经济发达地区企业破产正经受与发达国家同样的历程。越是经济发达的地区,企业破产案件数量越多。温州两级法院在 2013年共受理破产案件198件,审结153件,而相比之下,同期扬州两级法院受理破产案件仅18件,审结了11件。对比苏北与苏南,苏南破产机制比较畅通,受理的破产案件也明显高于苏北,以至于不少外来投资者,热衷于在苏南的企业破产程序中寻找资源与商机。

根据我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供的资料,2010年至2014年,我市被吊销营业执照的企业分别为385家、382家、461家、359家、412家,据估计,其中因债权债务未清结,而不能办理注销登记的占三分之二以上。而与上述统计同期,我市法院受理的破产案件分别为1件、1件、1件、2件、6件。可见,破产制度功能在我市并未得到充分的发挥。近两年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加之相关政府及企业理念的转变,企业破产案件有所增加,2015年,我院受理破产案件达10件。

三、企业破产重组的积极作用

1、盘活闲置的企业资源。一方面,破产企业的机器设备尤其是土地资源、人力资源等因企业处于停产歇业状态而被闲置;另一方面,具有市场前景的产业因缺少上述资源而无法投入生产。通过破产清算程序,可以腾笼换鸟,盘活闲置资源,实现重新组合,激发新的市场活力。

2、保障债权人公平受偿。对债权人来说,通过破产程序,可以使他们的债权得到公正的保护,避免了在缺乏公平清偿秩序的情况下可能受到的损害。

3、重整程序可以使企业实现凤凰涅破产法中的重整程序,可以保护企业继续经营,帮助清理债务,促进企业重整,使之摆脱困境,让企业有效避过危机,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效果。

4、促进社会稳定。企业出现经营困境后,往往出现劳资关系对立、债权人反应强烈等情形,可能引发封锁厂门、哄抢企业财产、集体上访甚至堵路等事件。通过规范破产程序,可维护正常的债务清偿秩序,维护社会安定。

四、我市企业破产难的原因

自2010年以来,我市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21件。去年,市法院结合审理的债务纠纷,主动走政府、去企业,引导相关企业进入破产清算或重整程序,共受理破产案件10件,审结3件,其中成功重整一件,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分析破产难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少数人对企业破产消极应对甚至反对企业进入破产程序。认为企业破产会造成职工安置问题,影响税收、政绩和社会稳定。

2、担心企业假借破产以逃避债务。社会各界在一定程度上担心一些企业会通过进入破产程序,实现逃避债务的非法目的。

3、企业负责人理念滞后,以企业破产为耻。一些企业负责人,在企业经营状况不好,甚至已经严重资不抵债的时候,仍然好面子,想方设法甚至孤注一掷从民间借高利贷,以苟延残喘。

4、债权人不愿意通过破产程序按比例受偿。债权人一般也不愿意选择申请债务人破产,而是通过普通的诉讼和执行程序,想当然地希望通过“抢先诉讼、抢先执行”来收回债权。

5、企业负责人下落不明,导致无人牵头申请破产。部分民营企业负责人发现公司亏损,无法继续经营时,就选择搞“隐身”和“跑路”,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

五、关于我市企业破产重组的建议

1、建议成立破产重整工作领导小组。政府在企业破产中不应当无所作为。破产程序需要政府若干部门协调配合,单靠中介机构和法院不能解决诸如土地使用权、职工权益保障、产权证照不全的房产处置等矛盾。西方市场经济国家从中央到地方都有专门的破产管理部门,我国发达地区也陆续成立了专门的破产管理机构。建议由我市经信委牵头在我市成立破产重整工作领导小组,建立由多部门参与的破产矛盾协调联动机制,利用多方面的资源处理各类破产矛盾。

2、加大对企业破产重组的法律宣传。企业破产重组,理念先行。要通过宣传,让人们认识到破产不是消极的阻碍而是积极的推动力,如同割掉一个“病灶”,以保持整个机体的健康。正如广东省前任省长卢瑞华就国投破产曾说过:“在市场经济中,企业的破产和重组就像吃饭那样简单和平常。对此,我们必须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

3、审慎应对借破产程序逃避债务的行为。一是法院在受理破产案件的审查中,要严格对照破产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只有符合受理条件的,才能裁定受理。二是在审理过程中,管理人要恪尽职守,把好资产评估、审计关,对应予追缴的注册资本以及非法清偿或转移的财产,一定要追缴到位。三是法院对破产程序中发现的逃避债务的行为,要依照民诉法的规定给予司法制裁,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照刑诉法的程序,给予惩罚。

4、推动成立破产清算服务公司。在破产案件中,破产财产的管理和清算工作繁重复杂,大量的法律事务与专业性、技术性较强的非法律事务相掺杂,需要企业上级主管部门、财政、工商行政管理、发改委、审计、税务、物价、劳动、人事等部门和有关专业人员的协调配合。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目前破产清算中的管理人员鱼龙混杂,尤其是破产工作的专业水平和敬业精神存在较大的差异,因此建议破产重整工作领导小组要推动成立专业的破产清算服务公司,专门从事破产清算与重整事务,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督管理,将我市企业破产事务性工作纳入一个高效、规范、专业的运行轨道。

5、针对无财产可破的企业设立破产援助基金。对于无财产可破的企业,通过破产程序退出市场仍有其许多积极的意义,不能因为无法缴纳破产费用而使本该实施的破产程序望而却步,政府可以通过向运营中的企业筹集一点、财政列支一点的方法,设立破产资金,以备企业破产所需,确保企业不因资金问题而难以进入破产程序。

6、加强对破产企业原负责人的保护。企业破产,既有企业负责人主观上的因素,更有市场自身的许多不可测的客观因素,不能将企业破产一概归咎于企业负责人。我们在审理中发现有些破产企业负责人有着较好的职业道德,只是由于国际市场萧条、金融机构“断粮”等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才导致破产,社会对这些负责人往往不够宽容。留在家里的企业负责人,不断招致债权人的污辱、漫骂、围攻,人格及人身遭受了极大的伤害,这也是一些企业老板逃之夭夭的原因,而“跑路”也进一步加剧了企业矛盾处置的难度。为此,建议要加强对破产企业负责人的人身保护,严肃处理不法侵害行为。依法保护原企业负责人,也可以使债务人的破产申请免受干扰,保障破产程序的启动和实施。

总之,我们要充分认识到企业破产的意义,充分发挥破产制度的功能,完善机制,正确引导,让破产程序,尤其是其中的破产重整程序,成为企业市场退出机制的新常态。